有一天,我们竟然再次坐着聊聊天。正常寒暄,话题顺畅接续,你夸我独立自主有理想,我说你从来都是好榜样。我忽然比彼此都杳无音信的时候还要难过。这是我想象的结局中最好的一种。这是我想象的结局中最坏的一种。这就是结局。